核心提示: 他生在农村,长在农村,是地地道道农民的儿子。他从警25年,25年扎根基层,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他就是洋县公安局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黄鹏程。

1

他生在农村,长在农村,是地地道道农民的儿子。他从警25年,25年扎根基层,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他就是洋县公安局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黄鹏程。

因着对黄土地的热爱,对农民的深情,自脱贫攻坚工作伊始,他在深入了解包扶贫困户的家庭情况,摸清他们脱贫意向后,便为他们量身打造切实可行的脱贫致富措施。

洋县桑溪镇湘子村十组的杨茂明家有三口人,夫妻俩50多岁,以务农为生,大半辈子高强度的务农务工让这对年龄不大的夫妻俩落下了一身毛病,经常腰酸背痛,干不了重活。他们有个孩子,今年20出头,以前在外打工,2017年意外受伤,目前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老杨家一直勒紧了裤腰带过日子。他们总想着,能省就省一点儿,因为他们心里有一个梦,关于房子的梦。这个梦不仅是为了住的更舒服一些,更是为了儿子以后的结婚做准备。

2

2017年春天,黄鹏程走访杨茂明家,当问到他有什么困难时,杨茂明突然脸色涨红,紧接着就把头低的很低,两只手夹在两个膝盖之间来回摩擦,嘴里艰难的挤出四个字:“我想修房”。修房可是需要不少的资金哪,黄鹏程环顾杨茂明家的土房子之后,用鼓励的眼神看着他,问道,“你现在有多少钱?”杨茂明说:“只有5万块钱,不过,我可以找亲戚朋友邻居们再借一些,大概能凑够10万块,我算了一下,应该还差5万块才敢动工。”黄鹏程郑重的在笔记本上记了一番。离开杨茂明家,平时开朗的黄鹏程一路神色凝重,沉默不语,我知道,他肯定在思考着什么。果不其然,不久后的一天,我们再去湘子村走访的时候,他一脸兴奋的,径直向杨茂明家走去。

“老杨,我在信用社给你联系了5万块钱的贷款,但是有点利息,不过利息是最低的。”杨茂明当时就愣住了,足足有几秒钟没有反应过来,愣神过后,他一把拉住黄鹏程的手,嘴角咧了几下,但终是一个字也没说,只是,他那被生活艰辛折磨的满是皱纹的眼角却湿润了。

等再去杨茂明家的时候,依旧是土房子。“什么时候动工?”黄鹏程问。杨茂明支支吾吾说还没有准备好。

“还有什么困难?”

“没,没有。”

“有困难就说,别不好意思。”黄鹏程关切道。

“我实在不好意思麻烦你了呀,可是我拉不到砖,我也想赶快修,我,哎。”杨茂明的头埋得更低了。

原来,2017年底的时候,杨茂明以3角每页的价格到砖厂交了定金,但当时村里在修路,没法通车,一直拖到了今年。现在水泥路修通了,可是砖价升高了,几乎翻了一番。就这,砖还供不应求。杨茂明几次联系砖厂,得到的信息就是让等,因为没砖。杨茂明就这样一直等着,不知道啥时候才能拉上砖。

3

黄鹏程明白了,没有多余的话,只是说,我试试。之后的时间,他求朋友,找熟人,一趟一趟往砖厂跑。终于,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一个劲儿说完感谢之后挂断电话的黄鹏程长舒了一口气。

再一次去杨茂明家,老远就听到电振棒的轰鸣声,绕过一个弯,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映入眼帘:筛沙子的,搬砖头的,和水泥的,打地基的……每个人都认真而又卖力。老杨家两口子豆大的汗珠往下掉,可脸上写满幸福。看到我们来了,杨茂明赶紧抹一把汗迅速跳出基槽,来握黄鹏程的手,而此时,黄鹏程自费购买的一大袋新鲜蔬菜已被递到杨茂明的手上。

杨茂明家的旧房子已经拆了,新房子还没有修起来。可是仿佛,我已经看到他们一家子快乐满足的坐在新房子里,其乐融融的样子。老杨那历经岁月沉淀的浑浊干涩的眼睛里闪烁着希望的光芒……

每一个贫困户都有一个关于幸福的梦想,尽管这“幸福梦”不尽相同,但只要我们的扶贫干部真抓实干,真心实意分民忧、解民愁,何愁贫困户的“幸福梦”遥不可及?(刘红军)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